Rose Cosmos

將宇宙染成薔薇色!

關於《花穴》與棄嬰

《花穴》寫作過程中(2013/11~12月),香港社會經歷了棄嬰凱晴事件、電視牌照爭議、觀塘示威、小學女童墮樓、自由野、孔允明案、淫審署致RG參展電郵、電報辦查封信和動漫店鋪,台灣的多元成家立法、再回到香港的(反)性傾向歧視立法,國內設立「棄嬰島」,還有更多令人難以消受的現實。

剛又看見一宗嬰兒棄屍案:【新報訊】北角糖水道女公廁昨午發現初生嬰兒屍體

小說中兩個主角是一對雙生棄嬰。《花穴》寫的是"生存",肉體是花材、世界是盆器,製造肉體的是"性",於是有了家庭,家庭是一個"穴",穴是受精的塲所,生命在此孕育,誕生到世界,成為肉體。人類是插在花器上的【生花】,觀花是感哀的眺望,觀賞肉體之花的感哀精神是審美性的,審美是為觀照可悲的生存現實。

那麼也就涉及性/別道德、家庭倫理這些議題,我知道BL/耽美不適合處理這些議題,而且創作目的也不是為了表現這些議題。但寫完初稿後,還是不禁做了粗略的資料:

2014年1月(昨),北角公廁發現初生女嬰屍,屍體被放入環保袋,棄置水箱頂。

2014年1月,天津「棄嬰安全島」啟用。深圳將於同年增建該設施。

2013年12月,女子於粉嶺區商場廁所分娩後,將初生嬰兒遺棄於商場垃圾桶,尚未發現。

2013年12月,南京「棄嬰島」啟用。

2013年11月,內地婦報稱女嬰「凱晴」失蹤,十日後揭發為母親午睡時女嬰悶死,嬰屍棄置於大廈垃圾場。

2013年10月,初生男嬰被發現遭遺棄於黃大仙鳳凰村公園,男嬰生還。

2013年9月,18歲女學生分娩後謊稱撿獲棄嬰,嬰兒生還由社署看管。

2013年5月,浙江一名初生嬰兒被發現堵塞廁所污水渠逾兩小時,市民聽到嬰兒哭聲請來消防隊切除水管救出嬰兒,嬰兒奇蹟生還,療癒後由生母家人接走。

2013年5月,菲籍女傭將初生男嬰以毛巾包裹放入膠袋,藏於傭人房廁所。

2013年1月,初生女嬰被發現遭遺棄於樂活道圣瑪加利大堂外,女嬰可能在只有約14度的低溫下渡過一夜。

2012年8月,耳朵先天缺陷的男嬰被藏在手提旅行袋內,遺棄於屯門碼頭公廁。

2012年6月,男嬰以毛氈包裹被棄置於大埔吐露港公路橋底草叢。

2012年4月,女嬰遭遺棄於天水圍公園涼亭。

2011年8月,18歲女生分娩後女嬰墮馬桶淹死,17歲父將嬰屍棄置於粉嶺山頭。

2010年4月,菲籍女傭分娩後將嬰兒放入便器冲走,僱主冲廁時有異物阻塞,及後通渠時發現嬰屍。

據《中國兒童福利政策報告》顯示,中國每年約有10萬名兒童被遺棄。香港社署統計過去六年,至少有近三十名初生嬰兒遭遺棄,當中二十名相信是內地嬰兒。即是本地棄嬰六年內僅十餘名?看數據都不止。
那麼可以肯定的是非生育性行為不會產生棄嬰,那麼生育性行為是否更需要批判?地球人口破70億,到底是人口老化育齡伴侶無生育意願,抑或是上幾輩過度繁殖?

由村上龍的寄物櫃嬰兒到莫言的棄嬰,道德勢力批判非生育性行為,指跨性別婚姻不具自然生育的可能性,不利於家庭延續與人口發展。現代消費社會將人的身體轉換為市場價值,只剩下生產性的存在……到底是延續什麼和發展什麼?

此外,當涉及兒童的不幸事件發生,人們普遍認同兒童是無辜的也通常是最大的受害者,但是兒童長大後就不再是受害者了嗎。藏在成年人內心的那個受傷的兒童,已經過了追究責任或療癒創傷的時限,那是誰都不察覺的傷痛。到底有多少人忍受著這樣的疼痛呢。可能連自己都沒察覺到也說不定。

熟人常說我缺乏感情,我也以為自己是感性度較低的人,可是愈寫愈發現我其實對任何事物也充滿內在的情感,對植物、對人類、對光景的流逝,都抱著感哀的心情。

題目:隨筆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  1. 2014/01/27(月) 12:18:46|
  2. 反芻思考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映後感:make life worth living

一連看了《祖之根》和《三峽啊》,前者紀錄海嘯後留守家鄉的日本老人,後者紀錄三峽工程的來龍去脈。

《祖之根》

日本紀錄片悍將池谷薰繼《延安之女》(27 屆)、《蟻兵隊》(30 屆)後,蟄伏六年有新作。世紀海嘯鯨吞一切,岩手縣77 歲佐藤直志以頑強意志,與逆境周旋到底。居所被毀,兒子遇難,他在災後拒絕撤離,等待尋回亡兒遺體,也為了着手重建家園。面對滿目瘡痍,他不靠政府救援,帶頭在廢墟站起來。不是活雷鋒,只是平凡人,愛看柯德莉夏萍,會有感情疑惑,也有腰酸背痛。上山伐木蓋屋,下田插秧播種,他在絕境找到活下去的意義,頹垣內春風吹又生,也為當地民眾帶來鼓舞。榮獲第37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火鳥大獎。

《三峽啊》

三峽工程進行以來不知激發了多少部不平則鳴的紀錄片,最新這一部不獨哀嘆山河破碎、公開遷徙剝削,更全面解剖它作為政治化工具的來龍去脈,指出此乃幾十億人口必須承受的現代化宿命。王利波將電視台資助他拍的五集《三峽江湖》重新剪輯,不獨檢視過去,對一群曾經守着學術良心的三峽好人如李銳、戴晴、茅于軾等致敬,更透視可怖的未來畫面:利益集團早已形成,他們動物兇猛撲出長江,凌駕政府以水利之名,向國內外盲目輸出大壩建設。榮獲第37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評審團獎。




77歲的老人,憑自己的一技之長(木工)重建家園,住在破毀的家裡,清空的櫃子安放著兒子的靈位,起初連骨灰盒也不能給他,另一旁是孫女的碑文,指著窗說那段時間他就坐在這兒看夕陽從這邊移向那邊。妻子氣他太固執都不理他了,媳婦偶然陪著他,挖木造廁不以為苦,回歸自然嘛。
他握著來勸居民接受補助去暫時安置所的年輕公務員的手,說離開兩年回來、別說兩年、一年他都等不了,請年輕人不要放棄替他們爭取留在當地重建的權利。伐木中途老人聊到不久前罹患癌症,自己已經在倒數階段了。
他種田、植樹、伐木之後祈福,又在原木上接上新的枝芽。在滿目瘡痍的焦土上撒種子,他說:人類只要播種就行了、土地會處理接下來的所有事情,非常感謝土地。又說村子也是從戰後的荒蕪中建立的,現在一樣能再次建立起來,只要還有人住在這兒。
開會時鄉民說兩、三年肯定什麼也做不到,老人說留在這兒重建災區是他近80歲的"夢想"。他坐在剛插好秧的綠田旁,說如果接受救助,就成為別人的包袱了,他(們)有能力靠自己的力量做好。他選擇這樣的活法,說這樣才令人生值得活著(make life worth living)。他的妻子很反對,怪他為什麼不能較長久和健康地連同兒子的份過活。
連住的地方都沒有,鄉民在建屋前先舉辦慶典。海嘯以來第一次看到人們這麼開心的笑容。慶典之後青年站在祭轎上大喊海嘯再來的話就把水全部喝掉,他們要留在這兒重建,不准解散這個鄉議會!
年輕人伐木不得要領,老先生不需使用任何道具、三爬兩撥攀上樹幹(我徹底相信忍者原先是農民了)。人不可以放棄勞動。不單止,腰酸骨痛還是要勞動,而且男子漢不能讓人知道軟肋,鏡頭像拍少女走光般低炒拍攝老人偷搥盤骨。春蠶到死絲方盡,冬天下雪,所以他要春天才開始蓋居,設計圖則都完備了,他要在起居室看著村子重建,而且將自己剩餘的生命貢獻給這兒。
紀錄片到最後屋子蓋好了,靈位遷移過去,窗子的依置跟以前一樣,兒媳帶小孩來探望,才兩三年時間,證明肯做就做得到。結尾老先生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起居室裡沏了茶,看夕陽從這邊移向那邊。

看完後有句在哪本書上看到的句子壓住我的腦袋,意思大概是--無論人類怎樣發展經濟科技,我們擁有的就只是這片山川土地而已。


之前看過三峽工程令大批移民流離失所的生活實況,但不理解箇中委曲。百萬移之一的無名氏說以前在家鄉被流氓搶了,隔天照樣開店,現在不只店門砸了,連土地也淹了,怎麼活?
1000億投資的中國夢?有關部門弄個啥工程基金,強制附加在人民的電費裡面,三峽水壩建好了,175米儲水量達成,產生電能供應給人民,每度電還是要收費,基金換個名銜繼續徵收,無本生利怪不得強國企業賺翻了。
水壩引致地震,遷移後花十幾萬買來的房子毀了,親人沖走了屍骨無全,剩下悲苦的老母與無言的兒子,同地村民說上面領導要他們買房安置他就拚命儲錢、貸款、打工買房安置了唄,拍攝隊問那政府有沒有什麼補償,憨直的村民也不好說話,賠了家鄉、賠了親人、賠了錢、賠了自己的人生還賠出傻笑搔搔腦袋。
釘子戶溫家大院傳到十二代,後來被抓走,之後大宅院已經被破壞性拆毀了,為什麼破壞性?因為上頭(官員)來巡察遷徙,先把它給砸爛了唄。也有釘子戶上訪成功,抓住新商機成了老闆(豬農),顧盼自豪謝領導。溫家還沒放棄溫家大院,說要 "為子孫留下尋根的交代",交代。
種種悲涼怨屈,只捕到蝦子或連蝦子都捕不到的漁民要拍攝隊報導他們的事,拍攝隊說我們是拍紀錄片,漁民說紀錄片也能在電視上看到吧?花一年半時間從申請公開工程資料到上訴,最終結果是什麼也不公開。學者說,連魚蝦也不適合生存的地方也就不適合人生存了。
人民被集資建了個水壩,三峽公園還收每人百多元入場費。三峽水壩被長江電力收購,各國營能源公司還要在全國各地--建及東南亞建水壩,如此一來,幾十年後長江便成人工瀑布。鄰座操普通話的看客嗤聲訕笑,我惶惑今後中國人還寫得出畫得出自然靈秀的山水詩畫嗎。
學者車輪式諄諄解說。片尾戴晴說道她不是搞工程的,當初揭發這個是為了言論自由。(前水利部副部長)李銳道他把話說了也許沒什麼用,但他挽救了自己的靈魂。

國殤之情政治憂患我不是很懂。國破山河在,龍脈破了山河大抵還是在的,地球有自己的復原過程,前提是這個過程未必眷顧狂佞自大與卑微渺小的人類。

題目:電影日 - 部落格分类:學術文藝

  1. 2013/06/09(日) 09:26:00|
  2. 反芻思考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村上龍《希望之國》後感+書摘

最近我覺得很累,由二次元到三次元,盡是些累人的事。腦袋都條理不清了。

首先是後感。

村上龍的小說令我在無力與失望之中感受到希望與活力,而這些力量正來自於絕望。裹足不前的話就會被絕望吞噬,所以必須前進--是源於負面的力量。

雖然用近未來日本實況、大規模集體罷課、國中生網絡組織等話題性事件作主軸,但並不是一本賦故事性的小說,一般娛樂性較高的小說都是作者在說故事、抑或作者讓人物去說故事,即使當中帶出什麼主題也不過是讓故事看來更為內涵的裝飾而已。我想這就是流行讀物與文學小說的分別。書中人物一出場便直入主題,用整頁篇幅的語言去表態、或深入帶出題目。而主角的立場是暖昧的,這樣的處理使整本書探討問題的方式顯得較為持平。
(劇情並非小說的本質,每看到「小說」被平面化至只剩下「故事」「設定」,我就會感到不安......)
然後貫穿整部小說的經濟金融部分,主角用一種「自己不明白,甚至連哪兒不明白也搞不懂」的態度去寫,顯得平易近人。金錢和政治這些事,即使邏輯上能搞懂,感情上我大概是一輩子也搞不明白的吧。但沒有知識的話就會被擺佈,所以不能因為討厭而迴避。

村上龍是個洞察力極強的小說家,他就是能察覺到諸於此類的社會上或個人的朦朧的不安,並且用準確而簡明的說法表達出來。令人有種暢快又安心的感覺,儘管它的內容是在描述一個不穩定又搖搖欲墜的狀態。所有人都沒有自覺的粉飾太平的世道,不過是虛偽的和平而已,意識不到的問題最終會在某處爆破。

所謂的希望,是一種可能性,是一個中性的詞夤。失望是負面的,絕望則已無正負面之分。
反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因為還會去思考然後行動,像那些一味認為誰會來承擔負任、一切最終會變好的人已經不行了。
雖然香港最近出現了學民思潮此令人眼前一亮的團體,但事實上香港整體學生又是怎樣呢。
教育制度對成人社會是個低風險的安全機制,但對某些人來說卻是限制和荼毒。引用陳丹青的言論:其實一個人有出息無論在哪個領域,哪怕他當土匪,他在十幾歲他這個才能已經出現了,而且他的行動渴望已經有了,所以在初高中大學這段時間,你想做什麼,你就要百分之天努力去做到,二十五六歲以後其實已經晚了,所以我勸現在的青年,你膽子如果足夠大,足夠有雄心有事業心有志氣,不要去考什麼研究生,不要在學校裡呆太久......[http://youtu.be/yRRKGmOyIks]
(人的成長實際上不是知識,其實人的成長、所有的成長背後都有一個核心問題,就是他知道時間過去了--這一句我也相當認同。)

希望這個主題,一旦認真思考便察覺到自己完全不理解,剛開始是(自以為)明白的,漸漸就變得不明白了,同時又在追求--闡述希望的過程中失去了希望。也就是說,憧憬太淺薄、缺乏理據、經不起推敲。
希望、幸神、理想、人生、夢想、快樂、愛情,大概這些詞彙全部都是陷阱。

成年人的革命,很多時夾帶捨身就義的設想,但光是犧牲什麼也不能改變,只是自我滿足而已,又或者只想聽自己想聽的、只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,所以看到學運團體要求與官僚「對話」時,都想像到待勞與不歡而散;而少年人的革命卻不得不向上向前,因為他們必須面對成長,他們可以只思考自己的事,不需要為了多餘的尊嚴而顧左顧右。有時單純的惡比複雜的偽善好。

但現實世界沒那麼單純,希望從來只是個中性的抽象概念,並未確實存在過。

然後是書摘。
繼續閲讀

題目:意識流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  1. 2012/08/21(火) 18:29:14|
  2. 反芻思考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《約束的場所》村上春樹

這兩天在看村上春樹的《約束的場所》這本書,雖然對真理教不是很了解,但有很多複雜的東西被拉出來。

譬如說,中學時期錫安教和千年蟲的事。
又譬如說,我被騙過去傳銷公司,在裡面看到的境象。
這些事都讓我了解到,人並不是那麼清醒、那麼理性的生物,有很多方法可以操控、誘導人的思考。

還有少年時期看的《十七歲少年犯》等等關於青少年犯罪的書。當時我自己也正值玻璃般的十幾歲,那種沉重的徬徨感是會讓人變得沉默的。
伸延又會想到關於朋友啊、家庭啊、社會啊的事,一些很平凡的煩惱。

但是我不覺得因為自己已經很痛苦了、因為自己已經受了很多傷,就可以妄顧他人的感受。他們都希望自己是特別的,覺得自己理應比別人高人一等......
反之也有一些過得不太辛苦的人、能將很多事隨便應付過去的人,會因為天生就不會想太多而沒顧到別人感受。這就使那些會想很多的人對「這邊」的世界感到失望了。

我也經常因為一些事而感覺非常難過,至今仍無法釋放的壓力有很多,但活著就是要去面對,加上我是那種無法「擺爛」的認真的人,處理壓力的時候就更棘手了。

是不是明確地告訴人「活著的意義是什麼」、「該怎樣怎樣做」就可以令人安心呢?我覺得這樣才是最可怕的。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只有一個,每個人都有只有「我」才能做到的事。

還有一直都很疑惑,「煩惱」、「痛苦」是很辛苦很辛苦沒錯,但有可怕到令人變成鴕鳥嗎?每次都很氣憤,有時甚至忍不住去嘲諷。
我覺得我自己算是極懦弱的人種了,但也學著堅強走到這裡來,為什麼那些被愛著的人卻那麼不爭氣呢,之類的。

我想,失衡感和不安定一直都存在,而且應該是有必要存在的。
大概......

題目:隨筆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  1. 2011/04/14(木) 14:28:18|
  2. 反芻思考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我不是人。

我是人,這真該死(笑)



我不是人。 繼續閲讀

題目:散文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  1. 2010/06/14(月) 05:18:16|
  2. 反芻思考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下一頁

自我介紹

XLVLX。小X。

Author:XLVLX。小X。
這個blog已經被意識流侵蝕了。

耽美、JUNE、YAOI、少年愛、BL、腐
搖滾音樂
純文學
松本秀人
本仁戾
小王子
攻殼機動隊

+YAOI only+
坑在人在,坑亡人亡。
BL是我的美學,讀者是我的救贖。

封面繪者招募,歡迎各類合作提案:
xlvlxlvlx@gmail.com

類別

最新文章

最新留言

搜尋欄

連結

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

Plurk

Plurk.com

Bookshelf

Counter

Since 2012

free counters

RSS連結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